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 教學科研 >> 正文

淺談福建中央蘇區紅色文化的主要構件及保護傳承思路

瀏覽數:855發布時間:2018/1/19

 

  【內容提要】福建是中央蘇區的重要組成部分,孕育出深厚的中央蘇區紅色文化。福建中央蘇區紅色文化從資源上講包括物質和非物質二方面,物質主要指古田會議舊址群等紅色文化遺址遺跡,非物質主要指蘇區精神、長征精神等偉大的民族精神。保護傳承福建中央蘇區紅色文化要明確紅色文化在福建文化中的統帥地位,要加強對福建中央蘇區時期紅色遺址遺跡的普查、認定和保護,要加強對紅色資源的綜合開發利用。
  【關鍵詞】福建中央蘇區  紅色文化  主要構件  保護傳承  思路

  紅色文化是個寬泛的概念,可以從多個角度、多個層次來理解。簡單地理解,紅色文化是在革命戰爭年代,由中國共產黨人、先進分子和人民群眾共同創造并極具中國特色的先進文化,蘊含著豐富的革命精神和厚重的歷史文化內涵。紅色文化作為一種重要資源,包括物質和非物質文化兩個方面。其中,物質資源表現為遺物、遺址等革命歷史遺存與紀念場所;非物質資源表現為包括井岡山精神、蘇區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等紅色革命精神。
  一、福建中央蘇區突出的歷史地位
  福建中央蘇區紅色文化植根于福建這塊紅色熱土,對福建中央蘇區的歷史地位,學者專家有不同的認定和表述。筆者簡要概述福建中央蘇區的歷史地位,旨在強調孕育出深厚紅色文化的福建中央蘇區突出的歷史地位。土地革命時期,福建是中央蘇區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最早認定的21個中央蘇區縣中有10個屬福建省管轄, 先后成立了福建省和閩贛省兩個直屬蘇維埃中央政府的省級蘇維埃政府,占據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半壁江山,為中央蘇區的創建和發展起到了鼎力的作用。
  1、福建中央蘇區是毛澤東思想形成的重要發祥地。在土地革命時期,毛澤東曾經八次進入閩西,在這塊紅色的大地上進行了一系列革命活動,書寫了一系列歷史新篇章。毛澤東在這里親自描繪了創建中央革命根據地的宏偉藍圖,開創了符合中國國情的以農村包圍城市的革命道路,使中國革命的星火迅速形成燎原之勢?!豆盘飼h決議》與毛澤東隨之寫成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反對本本主義》等,標志著毛澤東思想的初步形成。 
    2、福建中央蘇區是中國共產黨執政預演的重要實踐地。中國共產黨進行了民主建政的最先嘗試,開創了民主建政制度;制定一系列法律文本,初步展現了中國共產黨依法執政的思想;富有創造性的“抽多補少,抽肥補瘦”土地政策在這里產生,國家金融制度在這里形成,各項民生事業在這里全面推進。
    3、福建中央蘇區是人民軍隊的重要誕生地。中國工農紅軍第九軍、第十二軍、第二十軍、第二十一軍、第十軍、閩西新十二軍、福建軍區、中國工農紅軍第十九軍、閩贛軍區先后在這里誕生;1930年6月,毛澤東在汀州召開紅四軍擴大會議,會議根據中央擴編和整編紅軍的指示,將紅四軍和閩西紅十二軍、贛南紅三軍組成紅軍第一軍團。8月,紅一軍團和紅三軍團組成紅一方面軍,它是中國工農紅軍的三大主力之一,創建最早,影響力最大,為中國革命作出了巨大貢獻。 
    4、福建中央蘇區是中央紅軍踏上萬里長征的重要出發地。“一九三四年十月,中國工農紅軍第一、第三、第五軍團(即紅軍第一方面軍,亦稱中央紅軍),從福建西部的長汀、寧化和江西南部的瑞金、于都等地出發,開始戰略性的大轉移。” 在參加長征的8.6萬紅軍中,有近3萬是福建子弟兵。
    5、福建中央蘇區是中央蘇區的戰略支撐地。在這里,創造出中央蘇區“紅色小上海”長汀城,占據了中央蘇區經濟中心的地位;創造出“中央蘇區烏克蘭”寧化,“千擔紙,萬擔糧”的貢獻支撐著中央蘇區的物質供應;創造出“中央蘇區的模范區、模范鄉”才溪鄉,“上杭才溪區是福建的第一模范區,一切工作取得了光榮偉大的成績”,毛澤東慕名而來進行調查,才有了著名的《才溪鄉調查》。
  二、福建中央蘇區紅色文化的主要構件
  本文所探討的中央蘇區紅色文化是指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創建中央革命根據地過程中所形成的紅色文化,包括紅色遺址文化、紅色文物文化、紅色文學文化、紅色史學文化、紅色記憶文化、紅色革命精神等,筆者著重從物質形態和非物質形態二方面來論述福建中央蘇區紅色文化的主要構件及其意義。
  (一)承載紅色文化、見證紅色歷史的紅色文化遺址
  紅色文化遺址主要指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各級地方黨政機關、群團組織、紅軍部隊用于辦公、指揮、救護、修理等建筑物舊址及殲敵主戰場。福建省目前有普查到的紅色文化遺址遺跡約二千多處,下例6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福建中央蘇區最具代表性的紅色文化遺址:
  1、古田會議舊址群。地域上涵蓋了龍巖市上杭、連城二縣,包括“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寫作舊址、中共閩西第一次代表大會會址、紅四軍前委機關暨政治部舊址、紅四軍司令部舊址、古田會議會址、新泉革命舊址群等10處革命遺址,其核心為古田會議會址。1929年12月28-29日,中共紅四軍前敵委員會領導人毛澤東、朱德、陳毅等在此主持召開了中國共產黨紅軍第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出席會議的有紅四軍各級黨代表、士兵代表和地方黨組織的代表、婦女代表等120余人。根據中央的指示精神,總結了紅軍建軍兩年多來的經驗教訓,批評了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討論并通過了毛澤東親自起草的《中國共產黨紅軍第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決議案》,成為黨和紅軍建設的綱領性文件,在中國共產黨的建黨和建軍史上發揮了里程碑式的作用。古田會議會址早在1961年就被國務院公布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該址先后被列為福建省十佳風景區之一,為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成為福建及至中國紅色之旅的龍頭。歷任國家主要領導人先后參觀古田會議舊址,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工作期間曾先后7次來到這里。
  2、長汀革命舊址。位于長汀縣汀州鎮,包括福建省蘇維埃政府舊址、福建職工聯合會舊址、紅四軍司令部政治部舊址、長汀縣革命委員會舊址、中共福建省舊址(周恩來舊居)、中央紅色醫院前身——福音醫院舊址(含休養所),共6處。長汀革命舊址,是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中央革命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1929年3月至1933年11月間,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以及毛澤東、朱德、周恩來、陳毅等曾先后到閩西長汀從事革命活動,創建了長汀紅色區域。1929年初,毛澤東、朱德率領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從井岡山轉戰到贛南、閩西,3月份,第四軍發動的長嶺寨戰役告捷,紅軍攻占了長汀城并成立了中央蘇區第一個紅色政權——長汀縣臨時革命委員會。到5月時,紅軍控制的區域達到五個縣,方圓數百里。又經過不斷的發展,閩西、贛南革命根據地逐漸連成一片,到1930年的下半年,形成了中央革命根據地。長汀革命根據地是閩西革命根據地的一部分,后來也成為中央革命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由于汀州城(即長汀古城)繁榮的商業氣息和發達的經濟狀況,是中央蘇區經濟文化中心,并為革命作出了重大貢獻,為長汀贏得了中央蘇區“紅色小上海”的美譽。
  3、毛澤東才溪鄉調查舊址群。位于上杭縣才溪鎮下才村,包括才溪區蘇維埃舊址、光榮亭、列寧臺、才溪區工會舊址?!恫畔l調查》是毛澤東同志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的一次著名的農村調查活動,他運用馬列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對才溪人民的革命斗爭實踐進行全面、系統、周密的調查和科學的總結,為農村革命根據地建設提供了寶貴的經驗,解決了革命環境下根據地建設不僅是必要而且是可能的問題。
  4、中國工農紅軍東路軍領導機關舊址。位于漳州市薌區勝利西路118號。1932年春,中央紅軍為了粉碎敵人經濟封鎖、向外發展,提出攻打漳州的決策,由毛澤東率領紅軍第一、五軍團組成東路軍(總指揮林彪、政委聶榮臻、參謀長陳奇涵、政治部主任羅榮桓)東征閩南。4月20日攻克漳州城,繳獲2架飛機和大量槍支彈藥。之后,又占領南靖、龍海、漳浦、平和、長泰等縣。毛澤東在此指導地方黨組織創建紅軍獨立團和建立工農民主政權,為閩南革命根據地建設奠定基礎。漳州戰役對鞏固閩西蘇區、發展閩南革命新局面,起著重要的作用。它是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中央紅軍遠離根據地,集中兵力外線作戰,攻打中等城市的一次成功戰例,也是毛澤東軍事思想的一次偉大勝利。
  5、紅九軍團長征出發地——觀壽公祠。位于長汀縣南山鎮中復村。1934年9月30日,紅九軍團在觀壽公祠前舉行誓師大會和告別群眾大會,邁出了中央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的第一步,是中央紅軍唯一未在江西于都集結出發長征的紅軍部隊,被譽為“紅軍長征第一村”。
  6、閩西工農銀行舊址。位于龍巖區新羅區街心廣場北側。為突破敵人的經濟封鎖,閩西蘇維埃政府決定設立閩西工農銀行。經過短期和緊張的籌備,1930年11月7日(俄國十月革命紀念日),在龍巖城下井巷正式誕生了我國最早的工農金融機構——閩西工農銀行。 閩西工農銀行的成立,為發展蘇區生產,活躍蘇區經濟,溝通赤白貿易,打破國民黨的經濟封鎖,發揮了極其重要的的作用。閩西工農銀行的創辦和發展,無論從宗旨職能、組織架構上分析,還是從業務運作、經營內容上考量,都是中國人民銀行最早的雛形。
  (二)蘇區精神和長征精神是偉大民族精神的集中體現
  紅色文化的非物質形態表現為包括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等紅色革命精神,它是紅色文化的靈魂和精髓所在。中央蘇區時期形成的蘇區精神和長征精神是中華民族寶貴的精神財富,福建中央蘇區是培育這種“紅色基因”的主陣地。
  1、福建中央蘇區紅色文化培育了寶貴的蘇區精神。
  2011年11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家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習近平,在紀念中央革命根據地創建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80周年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習近平指出,在革命根據地的創建和發展中,在建立紅色政權、探索革命道路的實踐中,無數革命先輩用鮮血和生命鑄就了以“堅定信念、求真務實、一心為民、清正廉潔、艱苦奮斗、爭創一流、無私奉獻”等為主要內涵的蘇區精神。 
  在中國革命最困難的時候,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堅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堅定中國革命必然勝利的信念。中央蘇區的主體能夠堅持存在近6年時間,中央紅軍主力撤離后在這塊土地上還能堅持3年游擊戰爭,都是堅定的理想信念這個偉大的精神力量在起作用;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共產黨人開拓創新、求真務實的精神,獨辟奚徑地開辟了一條創建農村革命根據地,以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在創建農村革命根據地的關鍵時刻,古田會議成功地破解了在農村的環境中如何把黨建設成為無產階級的先進政黨,如何將以農民為主要成分的軍隊建設成為新型的人民軍隊,使《古田會議決議》成為黨和軍隊建設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綱領性文件;蘇維埃政權一心為民、艱苦奮斗的精神,使蘇維埃的旗幟具有強大的感召力,使廣大民眾凝聚在蘇維埃的旗幟下;蘇區人民群眾不怕犧牲、無私奉獻的精神,使黨領導的革命斗爭煥發出大的力量,形成堅不可摧的銅墻鐵壁。
  2、福建中央蘇區紅色文化孕育了偉大的長征精神。
  什么是偉大的長征精神?2016年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高度凝練地總結了長征精神五個方面的深刻內涵。“就是把全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堅定革命的理想和信念,堅信正義事業必然勝利的精神;就是為了救國救民,不怕任何艱難險阻,不惜付出一切犧牲的精神;就是堅持獨立自主、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的精神;就是顧全大局、嚴守紀律、緊密團結的精神;就是緊緊依靠人民群眾,同人民群眾生死相依、患難與共、艱苦奮斗的精神。”長征精神是無比忠誠、無比堅定的革命信念,是不怕困難、不怕犧牲的英雄氣概,是實事求是、獨立自主的創新膽略,是顧全大局、嚴守紀律的團結精神,是心系群眾、軍民融合的魚水深情。長征精神是中華民族的精神核心,也是全人類寶貴的精神財富。
  福建是中央紅軍長征前最后的主戰場,福建軍民的英勇苦戰為主力紅軍的戰略轉移贏得了寶貴的時機。長汀、寧化是“中央蘇區戰略的鎖匙”,是中央蘇區最后喪失的根據地,是中央紅軍長征的重要出發地。福建人民在人力、物力、財力等方面為紅軍提供了無私援助,為中央紅軍長征提供了強有力的后勤保障。福建子弟兵有近3萬人踏上了長征之路,在湘江戰役等阻擊戰役中為保護黨中央作出重大犧牲,到達陜北時福建籍紅軍僅剩下2000余人。留守福建蘇區軍民堅持了三年游擊戰爭,建立了閩西、閩粵邊、閩北、閩東和閩中5塊游擊區,占當時南方八省15塊游擊區的三分之一,牽制了約20萬國民黨兵力,在戰略上策應了紅軍主力的長征,而且同南方各游擊區一起,形成了重要的第二戰場,保持了中國革命的重要戰略支點,為革命的最終勝利奠定了基礎。
  一個民族的發展需要有一種精神,蘇區精神和長征精神是中華民族精神的集中體現,蘇區精神是長征精神的直接源泉,長征精神是蘇區精神的繼承和發展。蘇區精神和長征精神貫穿于黨領導蘇維埃運動的整個過程,福建這片紅色熱土見證了整個過程。
  三、對福建中央蘇區紅色文化保護傳承的幾點思考
  對紅色文化的保護傳承是個時代大命題,可以從制度建設、工作機制、政策對應、思想宣傳、史料挖掘、平臺建設、精品創作等多方面支思考。筆者從紅色文化的地位認定、文物(紅色文化遺址)保護、文化產業發展幾個方面談談粗淺的認識。
  1、明確紅色文化在福建文化中的核心地位。福建主要地形特征是以山地丘陵為主,古時被譽為“東南山國”,閩江水系發源本省,自成體系,又瀕臨海洋。獨特的地理環境和特定的歷史條件孕育了多元的福建文化,主要有朱子文化、船政文化、客家文化、媽祖文化、紅色文化、閩南文化等。多樣性的文化類型是福建文化的重要特點,也是活力源泉。但事物總是瑕瑜互見,福建面積不大,多樣的文化類型容易造成地域的文化塊壘,甚至于出現唯我獨尊的文化心態,一定程度上消弱了福建文化的核心競爭力。雖然福建省近幾年來,文化產業發展速度較快,2012 年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甚至達到 5.1%,但與上海、廣東、江蘇、浙江、北京、山東等地相比差距較大,位于文化產業發展的第二方陣。 究竟福建文化的核心文化是什么?學者提出了不同的意見,有提出開創新的陸、海兼備的福建文化發展方向;有提出福建地處東南沿海,海洋性文化個性十分突出;有提出要凸顯朱子文化,因為它是福建土生土長并在中國思想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傳統歷史文化;也有提出閩西、閩北是客家文化的發祥地,是全球億萬客家后裔的總祖籍地,要突出客家文化。等等。我以為,福建中央蘇區紅色文化孕育了偉大的蘇區精神和長征精神,它融合福建各類文化類型的精神內核,消融了福建地域的差別和文化的心理隔閡,是“愛國愛鄉、海納百川、樂善好施、敢拼會贏”的福建精神的核心來源,并且與其它文化類型相比,更具有鮮明的時代性,超越了時空的桎梏,完全有理由有條件占據福建文化發展的核心地位,弘揚主旋律,發揮其主導作用。有了旗幟就能明確方向、攻堅克難、形成合力,最終培育出福建文化的核心競爭力,使文化產業發展擠身于國家產業格局第一方陣。
  2、加強對福建中央蘇區時期遺址遺跡的普查、認定和保護。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文物工作座談會上指出:文物承載燦爛文明,傳承歷史文化,維系民族精神。中央蘇區時期遺址遺跡是屬于不可動文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等法律法規中都有相應的保護規定,尤其是《福建省文物保護管理條例》中專門設立一章“中央蘇區革命文物的保護”,對中央蘇區革命文物的保護作出了明確規定。在福建中央蘇區范圍內有著大批革命遺址遺跡,但由于歷史原因、自然損毀、人為因素等原因,不少蘇區時期的文物遭流失、遭破壞。此外,對中央蘇區時期遺址遺跡的普查及認定級別存在著方法上的差別。從文物保護角度來說,福建省有811處省級以上文物保護單位(國保137處,省保674處), 根據2016年出臺的《福建紅色文化保護、傳承和弘揚工程實施方案》:福建省每2年,省內紅色文化設施、遺址和基地都將進行一次全面排查,3到5年內,紅色文化相關文物中9家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38家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將分期分批做好保護、修繕和提升工作。從中看出與紅色文化相關文物中僅9家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38家省級文物保護單位。事實上福建省省級以上與紅色文化相關文物遠非47處,許多文物保護單位在最初申報時是以古建筑類型來認定的。當然這只是一種認定方式,不一定會影響到實際的文物保護工作。
  福建省首部保護紅色遺址的政府規章——《三明市紅色文化遺址保護管理辦法》于2017年3月1起正式實施。這標志著三明紅色文化遺址保護利用工作走上法制化管理軌道,也為其它地區的立法保護提供了借鑒。筆者認為,法律法規的制定實施還需要一個完善過程,這部法律同其它文物保護方面的法律法規一樣,在經費保障、對違法行為的強制處罰等方面存在可操作性不強等問題,有待進一步在實踐中加以完善。
  3、加強對紅色資源的綜合開發利用。紅色資源既是一種寶貴的不可再生、又是持續發揮作用的資源;既是社會發展的重要精神財富,又是化成社會發展的重要物質力量。目前中央黨史研究室確認全國共有43個中央蘇區縣:福建省22個、江西省14個、廣東省7個。   2013年7月23日,中央黨史研究室正式下發《關于原中央蘇區范圍認定的有關情況》文件,確認中央蘇區范圍縣為97個,其中江西省49個、福建省37個、廣東省11個。作為全國中央蘇區縣最多的省份和中央蘇區范圍縣僅次于江西的省份,福建有著十分豐富的紅色資源。紅色資源能有效地轉化為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已成為人們的共識,福建省必須充分利用這一優勢,進一步加強對紅色資源的開發利用。進行紅色旅游開發就是一個很重要、很基本的思路。紅色旅游蘊含著豐富的紅色文化,紅色旅游寓教于游,“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以紅色勝地為依托的紅色旅游,代表著中國旅游事業的前進方向。以遵義紅色旅游為例,2013年遵義市全年接待游客4302.8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358.99億萬,分別增長28.3%和28.2%。遵義紅色旅游作為遵義旅游的龍頭,紅色旅游的發展已直接影響整個遵義地區旅游乃至地方經濟的發展。 目前,福建根據實際情況,初步確定了六條紅色旅游精品線路:長汀——連城——上杭——龍巖——漳州——廈門線;武夷山——泰寧——建寧——寧化——清流——明溪——三明線;福州——寧德——福安——(周寧——屏南——古田)霞浦——福鼎線;福州——莆田——泉州——廈門——漳州——平和——云霄——東山線;福州——南平——三明——永安——連城——長汀——上杭——龍巖線。 通過近幾年的實踐,紅色旅游效益已初顯成效。未來的紅色文化旅游,將打破市與市、縣(市、區)與縣(市、區)之間的行政隸屬界限,重新統一規劃布局,逐步形成龍巖、三明等紅色旅游核心區聯動南平、寧德等閩北、閩東紅色旅游區發展的態勢。加強對紅色資源的開發利用,把資源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打響中央蘇區品牌,為福建中央蘇區經濟振興再添引擎。
  福建中央蘇區的突出歷史地位及其紅色文化的豐厚內涵決定了它的獨特價值,只要把這個無價資源保護、開發、利用好,使它價值最大限度地釋放出來,并以它為核心引領福建文化及文化產業,便可大大增強福建文化發展的原動力和競爭力。以蘇區紅色文化打造文化蘇區,我們有能力呈獻一個更富活力、更具魅力的新福建。


 ?。ū疚臑?017年“首屆中國紅色文化高端論壇”征文活動我縣推薦征文,作者為寧化縣文廣局干部,寧化縣革命紀念館副研究館員)

 

 

国产亚洲日韩网曝欧美香港_国产av日产av欧美av_亚洲欧美综合日韩国产av